当前位置:首 页 >> 新闻>> 陈氏新闻>> 文章列表

千里寻亲记 ——鄂西十堰市竹山、随州寻亲采访记

作者:陈文蔚 摄影:陈得亲   发布时间:2015-05-21 13:30:04   浏览次数:4237
陈氏乐园网一群【陈氏乐园网一群】 陈氏乐园网二群【陈氏乐园网QQ二群】 回归庄宗亲专属群 回归庄陈氏宗亲专属群

 

 

 

千里寻亲记


——鄂西十堰市竹山、随州寻亲采访记


   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五日凌晨,鄂东地区雷电交加,暴雨倾盆。无论乡村、小镇;还是市府、县邑,顷刻之间,水满为患,给人民生活、生产,出行带来极大不便。八点正,浠水县绿杨乡,义门陈回归庄省一份三支房十修谱堂的四位人员:十届督修新民,率财务总管振东、主编文蔚,副主编得亲,乘专车启程上路,前往鄂西北竹山、随州一带,寻访两届脱修失散一百多年的宗亲。


    小车顶风冒雨,艰难向西行驶。车外,风声嗖嗖,雨洒车窗,迷蒙一片,辨不清路向何方;车内,五人挤拥,闷热难耐。但为了一个共同目标:收族敬宗,定要圆满完成十修重任。五人依然谈笑风生,神情坦然自若。下午天已放晴。车已到达安陆服务区。饭后,迎着西照,专车急速前行。风声不绝于耳,连同司机五人俱已脱掉夹衣,仍感汗热涔涔。下午五点,小车离开房县县境。从六里坪转入竹山县内,在官山内向竹山县城进发。其时,车外山势高耸陡峭,真个是层峦叠嶂,车在两山挤拥的夹河沟边迤逦绕行。山上不时掉下石块。小车前面到处是山上坠落的石块。小车导航不时报出:前面已到落石地区,请小心驾驶。斜晖眩刺双眼,司机戴上墨镜,手握方向盘,心里想安全。七点多钟,灯光闪烁的竹山县城遥遥在望,远在我们的脚下。此时,我们在导航仪上将目的地调控在竹山县深河乡深河村。继续开灯夜行。走着走着,忽然导航仪表上,路线出现偏差,而指示路线却又路径不通。四周漆黑一片,看不清路在何方。无奈只得下车步行探路,同时又拦截寻问路过的汽车司机、摩托车手。原来由于乡村修路,导致前方不能通行,只能绕行他处。于是上车,继续艰难行进。车身左右摇晃。我们紧紧扣住车内把手,眼睛紧紧盯住车灯照耀处,只觉得车在半山腰处蜿蜒曲折而行,脚下漆黑一片,仿佛是深不可测的大峡谷。左一个急拐,右一个急拐,车内寂静无声,人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处。可一路行来,既未碰到一个行人,又未望见灯光,前后左右,一片漆黑......。九点过了,才好不容易地望见前方灯光闪烁,车内五人才同时呼出一口气。九点二十五分,车抵小村,我们停车询问,才知此处就是深河乡政府所在地,深河村就在附近。我们一行五人停宿在一处名叫深河乡高家湾“冯氏农家乐”的小客栈内。等我们吃过晚饭,洗漱完毕,已是子夜时分。


    十六号早晨五点多钟,我们陆续醒来,与店主人老冯交谈,他告诉我们:就在这乡政府所在的深河村,就住有好几户陈姓人家。早饭后,老冯亲自引我们去找一个姓陈的向导。此人名叫陈善斌,四十岁左右,左脚有些不方便。他得知我们来意后,主动自报家门。他说自己是义门陈蒲圻庄人,已修过谱。就在这深河乡,与自己同属蒲圻庄的人也不少。他们已早有交往、联系。另有一些姓陈而不知出自何庄的人也不少。他主动地愿替我们引荐。他边说边走,引着我们来到一户人家门前,敲门无人应,后左右打听,方知此户主人在后山腰处割油菜。善斌宗亲便引我们驱车上山,果然此人正在山地里与妻子割油菜。我们道明来意。与他交谈许久。他也同其弟打过电话,问弟弟是否知道祖辈属于何庄何派,也看过我们带去的九修家谱。聊到最后,他竟说自己是禾旁程姓,不是耳东陈。见此情况,我们只得挥手告别,再无交谈的必要。回来路上,善斌笑了笑说,一直说自己姓耳东陈,到处签名也写耳东陈,今天突然改姓禾旁程,这说明他不愿认祖归宗,不愿参与修谱罢了!


    接着善斌宗亲又引我们翻山越岭,来到原叫茅坝村现已并入深河村的一户人家。找到了陈家媳妇名叫柯振云,三十来岁,身材瘦削精干。她得知我们来意后,面显喜悦的样子。她告诉我们:他们已好久未修谱了,辈派只剩两个字了;但要说到祖籍往事,只能问老爹。自己年轻,过去的事不了解。说完,便引我们驱车上山,到老屋去会老爹爹。车大约走了三里的盘山小路,来到黄土筑墙的平房前,会见了老爹爹。老人名叫陈来武,今年八十三岁,脚穿草鞋,戴个眼镜。忙着抹椅子、倒茶。一看就知是个晚景凄凉落魄的小知识分子。听我们道明来意,老人主动向我们介绍说,听老前辈人讲,他们这支人是从黄州府搬迁过来的。距今十几代前,记得有“宏”、“庆”两个辈派,后面字辈不一样,相距一百多年后面当然不一样了。至于其他事,由于年代久远,现在一概不清楚。听老人说完,我们据此可基本认定:他们这支人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宗亲后裔。因为我们三支房十四世、十五世正是“宏”、“庆”两个辈分,迁出地点和迁入地点与老谱完全吻合、先祖墓向也吻合、八十岁的老人从记事时起也没修过谱,这不就是我们要寻找的亲人吗。


    于是我们跟老人商定后续事宜。老人兴奋而又坚定地表态:坚决参加修谱。至于具体操作细节,一应交与其孙媳柯振云。一切交代清楚后,我们和老人依依惜别,驱车向陕西省白河县进发。


    写在此处,深深地感谢善斌宗亲,从早上六点带我们寻亲至深河村堰沟,行程十几公里,至十点尚未吃早饭,得亲才忙着去小店买一桶方便面和饼干。更为过意不去的是:善斌宗亲自已叫出租摩托车回家,我们连出租摩托费都没来得及给他,这也许就是天下陈姓一家人的亲情啊!


    专车穿过竹山县城,一路经过潘口、溢水、宝丰、擂鼓,得胜等好几个乡镇,突然又遇到此地公路封闭维修;此时已是下午二点半了。既然无法前往白河,只得原路折回到宝丰镇,再从宝丰上三零五国道,向随州进发,其时已是下午五点多钟。


    小车上高速公路后,风驰电擎般急速行驶。晚上七点多钟,专车终于驶向高速公路出口,向随州市区驶去。估计所到之处已是市区近郊,随便找个客栈,安歇下来。


    十七号凌晨,我们在客栈附近吃完早点,顺便打听随县两河口村所在大致位置,行程五十一公里,然后按图索骥。车在乡村公路上行进,我们不时停车向路上行人,田间播秧人打听、核实,证实前方确有两河口村,也确有不少姓陈的人家。村址、村名与九修谱页记载的情况也基本吻合。我们继续前行,看见前面杨树林中有几户人家,这儿就是我要找的随州两河口严家湾(如今叫严家冲)。我们下车走到一户红砖青瓦老房子门前,只见大门口坐着一位老人,屋内正放着14寸的黑白电视。我们上前与老人攀谈,得知老人正是姓陈,名叫昆耀,八十一岁,四个儿子:小儿子刚出门走亲戚去了;二儿子全家外出打工;大儿子住在环潭镇,离此有四十多里路。家里有套老谱,放在大儿子家。老人还说,他们家族在安居环潭镇还有个老祠堂,是从这个老祠堂迁来的,住在此地的有二三十人。年代久远的坟墓因搞建设大都毁坏了,更找不到石碑,仅有的一座坟,老婆婆还引我们上山去看了,这是座二零零六年葬的坟,现已隐藏在荒草竹丛中,去世的人是“明”字辈。返回家中再详细了解,所报的字辈没一个相同,据此我们初步判断,他们这支人应该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,绝不是远迁过来的外籍户。没有继续了解的必要。可九修谱牒上,记载言之凿凿,这又如何理解呢?


    我们告别了陈姓老人,原路返回随县安居镇,重新进入三零五国道,向麻城方向疾驰。途中在孝感服务区吃个中饭后,驱车进罗田县内,取道骆驼坳,途经香木河、白莲镇,下午五点钟,顺利回到浠水绿杨,为期三天的寻亲路终于平安回家。


    这次鄂西之行,为收族敬宗而远寻宗亲,行程达一千七百九十六公里。回顾此次行程,有失也有得,尽管失大于得。却让我们规避了愧疚、遗憾,亦可告慰于先人。我们既可仰面于上天,亦可俯首无愧于心,更可坦然面对世人。我想这也许是此次之行的最大收获吧!


    龙潭   文蔚谨记    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日

 

 







    ● 中华义门陈回归庄联谊总会(地址: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村)●

    ● 会长:陈定海 手机18907168123  陈氏乐园网 站长:陈得亲| 站务交谈 | ●

Copyright ©2017   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.

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7 Lingd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