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时间是: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连载>> 连载专栏>> 文章列表

【连载】一代琴师—陈石星传奇【第四十四回】

作者:陈光银   发布时间:2011-05-20 11:32:43   浏览次数:21820
    长孙兆怒道:你是不是大内侍卫,今晚奉命在此轮值的?那卫士道:不错。
    长孙兆哼了一声,怒气更浓,说道:你既然是奉命在此值夜的大内侍卫,那你怎能还
不知道你们的皇上今晚是要在养心殿等候谁人?我是瓦刺使者长孙贝勒!
    刚刚上过阁楼的那个老卫士袁奎上前说道。你当真是长孙贝勒?何以不见……”
    他正在想问为何不见有太监陪同,按照双方原定的办法,是应该有个司礼太监汪直派来
的亲信,手拿一面可以在禁苑通行无阻的铜牌作为信物,带引密使前来的。长孙兆早已满肚
闷气,哪里还能按捺得住,不待他把话说完,便即大怒喝道:岂有此理,我不是长孙贝勒
谁是长孙贝勒,我还没有责问你们捣什么鬼,你倒盘问起我来了!滚开,我自己会进去见朱
见琛,用不着你们通报了!
    袁奎是最忠心于皇上的老卫土,一听长孙兆直呼皇上之名,亦是不由得心头火起,
使你真的是瓦刺使者,如此气焰,我也不能让你去冒犯皇上!
    对不起,宫中自有礼仪,请阁下稍待!袁奎冷冷的拦在他的面前。
    长孙兆大怒喝道:什么狗屁礼仪,滚开!
    袁奎作势虚拦,双指对着他一掌推来的掌心劳宫穴,左手三指虚扣,那是龙爪极厉
害的一招,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,长孙兆大吃一惊,情知不是袁奎对手,慌忙缩回手
掌。
    阁下倘若真是瓦刺使者,请自行尊重。袁奎的龙爪手招式未收,淡淡说道。弥
罗法师忽地大踏步走上前去,眼睛里就好似没有袁奎这个人站在他的面前似的。
    袁奎一手抓下,弥罗法师挥袖一拂,袁奎踉踉跄跄的接连退出了六七步,还要转了两个
圈圈方能稳得住身形。原来弥罗法师在这一拂之中,已经用上了第八重的龙象功。还幸对手
乃是袁奎,倘若换上了另一个大内侍卫,早已跌得爬不起身了。
    弥罗法师冷笑道:米粒之珠,也放光华。知道厉害了吧?贝勒,咱们这就进去,看谁
还敢拦阻?
    就在此时,忽见一个小太监手摇折扇,走了出来。这个小太监不用说就是云瑚了。云瑚
折扇一指,喝道:何事喧哗?袁奎说道:有自称瓦刺使者的人求见皇上。
    云瑚说道。皇上知道了。皇上有旨,传那个自称长孙兆的瓦刺使者进见!长孙兆怒
道:岂有此理,我分明是瓦刺使者,什么自称不自称的?
    弥罗法师已知内中定有蹊跷的,说道:贝勒先别动气,咱们见了朱见琛再问个清
楚。
    云瑚又是折扇一指,只传自称是长孙兆的人,这个和尚不许进内!
    弥罗法师是瓦刺的国师,论地位还在长孙兆之上,一听朱见深如此宣召,气得七窍
生烟。
    此时养心殿里面的卫士已经都跑了出来,袁奎作了一个手势,登时对弥罗法师采取了包
围临视的态势。
    弥罗法师见如此阵势,倒是不能不脑袋清醒一些了,我把这些鸟侍卫全都杀尽不难,
但如此一来,岂不误了大事?罢罢,小不忍则乱大谋,我且权忍一时之气,让长孙兆去和朱
见琛说个明白。只要他一签约,那时我们要他怎么样他就得怎么样,还怕他不依从咱们的意
思重罚这班不知死活的卫士。
    弥罗法师不敢发作,长孙兆也只好蹩着一肚皮子气,独自跟随云瑚上那阁楼了。
    假扮长孙兆的韩芷早已换回太监的服饰,被点了穴道的白登和姜选仍然有如泥塑木雕的
站在房中。
    陈石星本来是作书生的打扮,此时多挂上一串朝珠,充当文学侍从之臣侍立在朱见琛身
旁。
    云瑚把长孙兆领进御书房,关上了厚厚的房门。
    长孙兆不知白登和姜选是被点了穴道,见他们站立的姿势,心头气上加气,岂有此
理,朱见琛竟然放任这两个卫士如此装腔作势,可吓唬得了谁了?他大刺刺的说道:
刺大汗命我问候大明天子安好。
    朱见琛了一声,并没给他赐坐
    长孙兆忍不住便大声说道:我是来和皇上商谈和约的,请问皇上,你们的人捣什么
鬼,一再对我……”
    无礼二字他尚未曾吐出唇边,倒是从陈石星口中喝出来了。
    陈石星喝道:长孙兆,你在皇上跟前,胆敢如此无礼!长孙兆只道他是文学侍从之
民,朱见琛叩他参与机密,不过是要他在和约上斟酌一些字句的,压根儿就不把他放在眼
内,听了这话,不由得更是心头火起,喝道:我还没说你们,你们倒说起我来了。哼、
哼,你是什么东西,我和你们的皇上说话,也有你插嘴的份儿?
    长孙兆这番嚣张的举动早已在陈石星意料之中,如何对付他的办法,他也早已和朱见琛
商量好了。当下向朱见琛抛了个眼色。
    朱见琛一来是必须先保得自己的安全,二来长孙兆如此气焰凌人,他身为九五之尊,面
子上也挂不住,不觉也动了气,于是他即按照陈石星刚才对他的吩咐,一拍桌子,说
道。你是代表瓦刺大汗来与朕讲和的使者是不是?
    他这一拍桌子,虽然拍得不重,已是把长孙兆吓了一跳,当下瞪着双眼说道:不错,
我是敝国大汗的全权使者,皇上,难道你还不知?
    朱见琛道:联知道。但这位陈学士是谁?你知不知道?
    长孙兆听这口气,猜想陈石星定是得宠的近臣,但仍傲然说道:他是何人?他出言不
逊,陛下难道还要袒护他么?
    朱见琛道:他是朕的钦差大臣,你要讲和,先和他说。长孙兆又惊又怒,说道:
这是关乎贵我两国国运的大事,陛下何须另派钦差,一定要的话,也请陛下换一个人。
    朱见琛道:你们的大汗派谁来作使者,朕管不住。朕派什么人和你商谈,你们也管不
住。你知道你是站在什么地方说话?在这里就得由联作主!他在陈石星监视之下,鼓足勇
气把陈石星教他这番说话像念书一样念了出来,声音已是禁不住微微颤抖,但也正因如此,
就更显得似乎是动了气了。


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● 中华义门陈联谊总会回归庄分会(地址: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)●

    ● 会长:陈云明 手机18995749555       陈氏乐园网 站长:陈得亲| 站务交谈 | ●

Copyright ©2022   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|燕窝 版权所有 © 2005-2022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