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时间是: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连载>> 连载专栏>> 文章列表

【连载】一代琴师—陈石星传奇【第四十四回】

作者:陈光银   发布时间:2011-05-20 11:32:43   浏览次数:21827
    这个人正是那个刚刚被她点了穴道的一等大内待卫白登。原来白登内功深厚,而云瑚刚
才又是一时疏忽,没有使出重手法点穴,经他运气冲关,穴道业已自行解开。
    云瑚全元防备,这一下偷袭本来她是躲避不开的,幸亏她发觉朱见琛的面色有异,她也
很够机灵,虽然还未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本能的就向旁边一闪。
    她是面向皇帝,背向白登的,白登这一抓正是抓她后肩的琵琶骨,琵琶骨若然给他抓个
正着,云瑚这一身武功就要废了。这一闪闪得恰好及时。咔嚓一声,白登一抓抓着书
桌,木屑纷飞。他一抓抓空,立即转过身来,又向韩芷抓去。白登是北鹰爪的掌门人,擒拿
功夫,武林中罕见匹敌。韩芷见他指力如此刚劲,亦是不禁暗暗吃惊。
    说时迟,那时快,云瑚亦已转过身来,拔剑向他刺到。白登呼呼两抓,以攻为守,把云
韩二人逼退几步,哼了一声,正要呼喝,忽地好像着了定身法似的,在那儿,双手仍
然在作擒拿之状。形态甚是滑稽。只见窗门无风自开,一条黑影箭一般的进来。不用
说这个人就是陈石星了。原来陈石星躲在树上居高临下,房间里的情形他看得清清楚楚。一
见白登在云瑚背后偷袭,他立即穿窗而入,人未到暗器先到。他的暗器是随手摘下来的
一颗松子。
    陈石星从树顶飞入阁楼,宛如一叶飘坠,落处无声。楼下的守卫竟是丝毫未觉。
    不过楼中打斗的声响,他们已是隐约听得见了。
    他们不知道楼上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他们知道的是皇帝正在和瓦刺的使者密谈。要是他
们未曾奉召便即上楼,这个刺探机密的罪名他们可担当不起,一个卫士悄悄说道:
怕是那瓦刺使者气势凌人,皇上受不了他的气,和他发生争吵。刚才那一声好像是拍案的声
音。就不知是皇上大拍桌子还是那瓦刺使者大拍桌子?
    一个卫土说道:若是这样,那倒无紧要。
    有个卫士名叫袁奎,在大内侍卫之中资格最老,对皇帝也最忠心,沉吟片刻,说道:
要是皇上受了瓦刺使者的欺侮,咱们似乎不能视若无睹,听而不闻呀!符总管不在这望,
万一里面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情,咱们可担当不起。依我看,咱们还是上去问一声的好。
    其他的卫士听了他的话尽都摇头,一个说道:偷听皇上和瓦刺密老的谈话,这个罪名
可大可小,你要是不怕担当,你上去看。一个说道:就因为符总管不在这里,我们更不
敢越职胡为。袁大哥,你有胆子,你代表我们上去吧。唉,我们胆小,只能但求无过,不求
有功了。
    袁奎自恃他是一个得到皇帝相当宠信的老卫士,他对皇帝又确是一片忠心,越想越放心
不下,于是一拍胸瞠,说道:好,我上去看!
    陈石星点了两个大内一等侍卫的穴道之后,迅即回过头来,抓着朱见琛道:我对皇上
并无恶意,但皇上必须按我的话去做。否则我们的人若有损伤,我也难保皇上的安全。
见琛吓得面如土色,连忙说道:但听侠土吩咐。平日只有他吩咐别人,从他口中亲
自说出要听别人的吩咐,在他有生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。
    陈石星老实不客气就在他的耳边吩咐了他一番。就在此时。只听得脚步声响,那个
老卫士袁奎已经走上楼来。袁奎虽然胆大,此时也是不禁有点忐忑不安,听得朱见琛喝道:
谁在外面?他怎还敢推门,连忙跪在门外,禀道。奴才袁奎特来伺候皇上。
    朱见琛喝道:你是老恃卫,怎的这么不懂规矩。朕未召你,你上来作甚?姑念你服恃
朕多年,这次不治你的罪,给朕快滚下去!
    袁奎抹了一额冷汗,连忙应道:是,是。轻轻的爬起身来,赶忙下楼,不过他虽然
受到惊吓,却也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了。因为他已经亲耳听到皇帝开了金口,可知皇
帝并无意外。其实朱见琛在骂他的时候,声音已是禁不住有点颤抖的。但由于袁奎其时也是
在吓得浑身发抖的时候,哪里还能细察?
    他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,朱见琛心上的石头却是越发重了。他是最怕见到陈石星
的,陈石星会怎样对付他呢?
    陈石星扶他坐稳,施一礼,说道:我和陛下的约会,我来迟了几天,请陛下莫要见
怪。
    虽然只是普普通通的揖之礼,并非臣下见皇帝的跪拜大礼,朱见琛已经宽心了许多,
看来他们倒似乎是真的对联并无恶意。
    侠士不必多礼,朕当然不会怪你的。不知侠土此来——”
    陈石星缓缓说道:刚才你和云姑娘说的话我都听见了,我来此也不过是重提旧事而
已。怎么,对瓦刺是和,是战,你现在还未想得清楚吗?
    朱见琛沉吟不语,心里则在想道:怎的瓦刺使者尚未来到,符坚城还未见回来?
时早已是过了半个时辰了。陈石星继续说道:请陛下切勿多疑,金刀寨主若想称王称帝,
他何不趁着瓦刺侵袭大同的机会,移师关内,径指京师,反而要冒以卵击石之险,抗击瓦刺
的大军,先籍自己的实力?如今他在雁门关外孤军奋战,正是为了要保陛下的江山啊!
    陛下请再三思,或许陛下以为忍辱求和可以苟安一时,但依校厚愚见,只怕瓦刺鞑子
野心,决不肯让陛下苟安。到了他们有足够的力量要来之时,那时只怕陛下求作皇帝,也不
可得了!陛下与其忍受瓦刺的欺侮,何不起着如今打了胜仗的机会,一振天威。
    陈石星侃侃而谈,这番话说得虽然很不中听,却也说中了朱见琛的心病,稍稍减轻
了他对金刀寨主的猜疑。另一方面,他也确实感到瓦刺的气焰难受,虽然他谈不上是什么
雄才大略的君主,也还不算太过糊涂,听到陈石星说的最后那两句说话,不由得也激觉
热血沸腾了。于是朱见琛点了点头,说道:瓦刺的使者等一下就要来到,好吧,朕依你之
言就是。
    云瑚说道:龙文光这老贼又怎么样?
    朱见琛道:朕知道他是你的仇人,明天联把他削职为民就是。
    云瑚说道:这老贼误国误民,我可并非只是为了要报私仇!陛下给他的惩罚恐怕太轻
了吧?
    朱见琛道:卿家意欲如何?云瑚说道:请陛下给我一道圣旨,让我们替陛下擒这
老贼。


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● 中华义门陈联谊总会回归庄分会(地址: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)●

    ● 会长:陈云明 手机18995749555       陈氏乐园网 站长:陈得亲| 站务交谈 | ●

Copyright ©2022   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|燕窝 版权所有 © 2005-2022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