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时间是: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连载>> 连载专栏>> 文章列表

【连载】一代琴师—陈石星传奇【第十一回】

作者:陈光银   发布时间:2011-04-25 22:24:23   浏览次数:21532
    官兵有所顾忌,不敢放箭。石广元挥刀急挡,此时双方都是气力大不如前,比较起来,
陈石星却还胜他少许。刃剑相交,当的一声,石广元的厚背斫刀,刀头又损一个缺口。沙通
海惊魂稍定,把破烂的铁扇向陈石星面门点去,陈石星霍的一个凤点头,一招反臂刺
扎,剑锋指到了他的胸膛。沙通海使出平生本领,挥袖一卷,的一声,衣袖给削去了
一幅,但陈石星的宝剑却也给他拂开了。陈石星无心恋战,摆脱了这两人的缠斗,急冲敌
阵。单拔群趁着官兵的注意力都给陈石星吸引之时,捷如飞鸟的便扑下来,一名军官首当其
冲,被单拔群一掌打落马下,单拔群抢了他的坐骑,接下跟着跳落来的云夫人,迅即又
给她抢了一匹坐骑。
    有个军官不知厉害,砌尾追来。单拔群喝道:叫你见识见识我的金刀!话犹未了,
金光一闪,一颗斗大的头颅已是飞上半空,血如雨洒。单拔群纳刀入鞘,冷笑说道:哪个
不怕死的就来吧!这个被杀的军官本是一名能征惯战的勇将,在军队中甚有威望的。如今
只是一个照面,兵器都未相交,就给单拔群以闪电的刀法制下他的脑袋,他的部下吓得呆
了,那个还敢去追,单拔群断后,掩护云夫人逃走。龙成斌大怒道:怕什么,放箭射
他!
    单拔群一声冷笑,接过一技利箭,以甩手箭的手法反射回去,双指一弹,指力竟然胜过
铁弓,在距离百步开外,射到龙成斌身前。
    龙成斌这一惊非同小可,幸得身旁有个军官挥鞭急扫,这枝箭歪过一边,余力未衰,几
乎是擦着龙成斌的额角飞过,的一声,插进站在龙成斌背后的一名士兵的肩膊,箭扇
兀自颤动不休。龙成斌冷汗直流,哪里还敢吭声?
    云夫人道:单大哥,那个少年……”单拔群瞿然一省,扬声叫道:陈兄弟,突
围之后,到金刀寨主那儿会面!
    陈石星运剑如风,眼看就要闯出重围,忽觉背后劲风飒然,一条软鞭霍地卷来。行家一
出手,就知有没有。陈石星心灵微凛:想不到官军之中还有这样高手!反手一招横云
断峰,宝剑径直扫过去,他快,那人也快,鞭风呼响,反圈回来,竟是鞭法中回风扫杉
叶的绝技,他的鞭长,陈石星倘不变招,纵然能消断他一截鞭梢,势将给他卷着。当下一
提腰劲,使出燕子钻云的身法,跳起一丈多高。
    这个使软鞭的人,原来就是刚才站在龙成斌身边,替他拨开单拔群反射回来的那枝箭的
军官,此人名叫霍六奇,是尉迟鞭法的嫡系传人。本领虽然稍逊于沙通海,但在陈石星气力
不如之际,却是可与他匹敌。陈石星与霍六奇旗鼓相当,方才拆得几招;说是迟,那时快,
沙通海、石广元二人亦已赶至,沙通海喝道:好小子,单拔群帮不了你的忙啦,看你还能
逃出我的掌心?声到人到,呼的一掌向陈石星背心劈下。沙通海虽然受了点伤,但在官军
之中,他还是最强的一个。陈石星背腹受敌,情知一给沙通海缠上,要想脱身,可就难了。
人急智生,作势向龙成斌那边扑去,喝道:姓龙的小贼,今日我拼着豁了这条性命,也非
杀你不可!龙成斌吓得连忙呼救。石广元探刀招架,陈石星一招白虹贯日平胸刺出,
剑到中途,突然一变,从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,猛的喝道:撤刀!
    石广元本来就打不过陈石星,此时心慌意乱,如何抵敌得住他这一精妙的剑法?果然迫
得抛出钢刀,抵挡这招。抽身急走,颤声叫道:沙大哥,快来!陈石星横剑一挥,把钢
刀打落,哈哈一笑,说道:姓龙的小贼,让你多活几天。小爷恕不奉陪啦!沙通海还未
赶到,陈石星在笑声中已是跳上一间民居的屋顶了。
    官军三个高手,只有沙通海轻功了得,霍、石二人却是平平。沙通海孤掌难鸣,自忖纵
然追得上地,只怕也是讨不了便宜,只好指挥官兵放箭。
    陈石星揭下一叠瓦片,打得下面的官兵头破血流,迅即展开超卓的轻功,窜高伏低,惊
过几重瓦面,斑入了一条横街小巷。官兵初时还能隐约看见屋顶的人影,绕来绕去,掠过几
块瓦面,这条人影也像一溜黑烟似的消失了。单大侠和云夫人不知出了城没有,我且先去
取回坐骑再说。陈石星绕了个弯,悄俏回到和云家隔着两条街道的那间茶铺。
    茶铺的老板还没有睡,伴着一盏半明半灭油灯,打开少许门缝,正自心神不定的向外张
望。忽听得有人在窗下轻轻敲了三声。老板吃了一惊,问道:是谁?陈石星道:是昨
天来过的那客人。老板认得陈石星的声音,连忙打开房门。黯淡的灯光之下,只见陈石星
满身血污,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。相公,你受了伤么?老板颤声问道。陈石星道:
没有受伤,身上所沾的是官兵的血。那些官兵要害云夫人,我和他们动了手。我不是强盗,
老人家,你别害怕。我也不想连累你,取了坐骑就走。那个茶馆老板此时倒似没有刚才那
样惊慌了,说道:你不用多言,我知道你是好人。你说实话,你要是受了伤的话,可以躲
在我的家里,我不怕连累。陈石星道:多谢老怕好心,我真的没有受伤,请你把那匹坐
骑给我吧。那老板道:好的瞧一瞧在炕上已经熟睡的孙儿,替他盖上了被,便带陈石
星出去。那小孩子的脸上带着笑容,身边还放着一个咬了半边的炒米饼。
    那老板一面走一面小声说道:我不是因为你送给我们干粮才说你是好人。我知道你是
单大侠的朋友,对不对?陈石星道:我够不上是单大侠的朋友,不过曾经相识罢了。你
知道单大侠的事吗?
    那老板道:他是云大侠的好朋友,前几年常常来的,刚才我在门缝里偷看出去,看见
他和云、云夫人两骑马从门前跑过。云家的事情我也约略知道一些,只不知道云夫人已经回
来。她这次回来,想必是瞒着她的后夫的,怪不得官兵要捉她了。相公,你现在可是要去追
赶他们?陈石星道:不错,你可知道他们走的是哪个方向?
    茶馆老板道:他们从斜对面那条街跑过,看来似乎是要从北门出城,据我所知,北门
的守兵最少。


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● 中华义门陈联谊总会回归庄分会(地址: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)●

    ● 会长:陈云明 手机18995749555       陈氏乐园网 站长:陈得亲| 站务交谈 | ●

Copyright ©2022   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|燕窝 版权所有 © 2005-2022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