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时间是: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连载>> 连载专栏>> 文章列表

【连载】一代琴师—陈石星传奇【第四回】

作者:陈光银   发布时间:2011-04-18 22:05:56   浏览次数:16120
    那绅士不觉摇了摇头,暗自想道:怪不得人家都说这位龙大少爷行事怪诞,以秀才的
身份,居然要和一个小叫化做朋友,真是荒唐透顶。
    陈石星喝了两杯,牢骚满腹,站起来道:多谢你看得起我,我给你弹奏一曲。至于说
到做朋友的话,我是不敢高攀的。
    这次陈石星弹奏的是一首唐人艳句,沈彬写的《结客少年场行》。诗道:
    重义轻生一剑知,白虹贯日报仇归。
    片心惆怅清平世,酒市无人问布衣。
    这首侍不啻为他而写,虽然只是寥寥四句,却已包括了他的遭遇、心事和眼前的情景。
他一面弹唱,一面心里想道:我虽有决心重义轻生,但云大侠给我的宝刀却已失了,也不
知是否有白虹贯日报仇归的日子呢?至于酒市无人问布衣那是我早就情愿如此过这
一生的了。诗与心通,寄意琴音,不知不觉弹出自己的真感情来。那书生开头不住口的称
赞,不知不觉也就听得出了神了。
    那绅士道:似乎比刚才弹的好听一些。那大腹贾道:虽然好听一些,也还是比不
上苗家姑娘吹的芦和笙!
    这支曲调还没弹完,又来了一个客人。他见陈石星在弹琴,现出颇为诧异的神色,和那
大腹贾打了个招呼,说道:刘翁,你怎的有这雅兴听琴?那大腹贾笑道:不是我爱
听,是这位龙秀才要听的。老何,相请不如偶遇,过来和我们喝一杯。跟着对那军官介绍
这个老何,也是黑石镇有名的无事忙,又是包打听。喂,有什么新鲜的事儿没有?
    那老何坐了下来,悄悄说道:黑石镇昨晚发生一桩古怪的事情,一个衣衫褴褛的少
年,在东门那间云来客栈投宿,没钱交房租,还是好心的客人给他付的,他半夜里却报失
窃。那少年也是背着一张烂琴的。
    那绅士看了陈石星,说道:哪有这种道理,我瞧那穷小子多半是想讹诈云来客栈
吧?
    那老何道:李翁高见,一猜便中,那穷小子非但想讹诈客栈主人,还想讹诈施舍银子
给他的恩人呢。当下把听来的事情,加油添酱,说给这班人知道。
    那绅士哼了一声,说道:真是人心不古,世道日非。小小年纪,如此无赖!你认得那
小骗子吗?
    老何说道:可惜那两个好心的客人放他走了。当时要是我在场,无论如何也要把他往
县衙送去,不过我虽然没有见着,却已打听得清清楚楚,那小骗子不过十五六岁年纪,衣衫
褴褛,拿着一张烂琴到处招摇。嘿嘿,我瞧,只怕是远往天边,近在眼前了。
    那绅士道:你们黑石镇的人没上他的当,只怕世上还有些书呆子容易受骗。眼睛看
着那龙秀才。
    那军官道:可惜老何没见着他,要是有人指证的话,我立即亲手拿他!
    老何小声说道:我瞧也是错不哪儿的了。先把他拿下来审问吧。
    那龙秀才正在听得出神,对他们的窃窃私语,恍似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。
    那军官道:待他弹完再说。
    就在这时,忽地听得蹄声得得,有两骑马从饭店门前经过,听得琴声,停下马来,那老
何叫道:刚说曹操,曹操就到,证人来了!原来这两个人,正是昨晚帮忙陈石星的两个
客人。
    那短小精悍的汉子喝道:好呀!原来你这小无赖又在这里行骗!列位,这小无赖昨晚
在黑石镇讹诈云来栈客的主人,我们也给他骗了一两银子。那老何道:此事我们都已知
道了,你也不用细说啦。好在本县的王守备就在这儿,守备大人定会替你们占持公道:
军官一拍桌子,站了起来,大声说道:不错,这里是有王法的地方,我是维持地方治安的
守备,决不容许骗子胡来,来人哪——”
    这位守备老爷平日作威作福惯了,拿一个小贼自然用不着他亲自动手,是以他不知
不觉就按照平日的习惯唤人,话到口边才省起自己现在是赴宴,并非是在衙门,身边又没亲
兵随待,总不能叫这些绅士客人去替自己拿人?
    龙秀才皱了皱眉头,劝道:我瞧这位小兄弟不像是个骗子,似乎应该问清楚了再
说。
    那军官怒道:人证俱在,还问什么?龙秀才,你没有做官,回家念你的书去吧。衙门
的公事用不着你这书呆子来管!哼,你这小无赖还敢瞪着眼睛看我,待我亲自拿你!
    陈石星忍无可忍,陡的抓起几上的碎银,一把向那两个客人撒去,喝道:昨晚你替我
付了一两银子,如今我连本带利,归还给你!你偷了我的那把宝刀,快还给我!说罢,回
过头来,倏的又抓起了剩下的铜钱,喝道:你们这些臭钱,我也不要!这把铜钱,是向
军官那张桌子撒去的。
    那勾鼻深目的虬髯汉子本领不在陈石星之下,把手一招,将陈石星打向他的一块最大的
银子接到手中,冷笑说道:你还债是天公地道,可不能诬赖我偷你的宝刀!
    那短小精悍的汉子本领可就差得多了,给陈石星撒过来的碎银,打得满是鲜血。那老何
叫道:不得了,好凶的小贼,伤了人了!忽地觉得不对,周围静悄俏的并没人随他呼
叫,回头一看,不禁呆了!
    原来陈石星撒向桌子的那把铜钱,每一枚铜钱都是竖直的嵌在桌上,露出上半边,吓得
那军官面如土色。几个胆小身的绅士,更是吓得钻人桌子底下。
    Youth:陈石星现在就有这般功夫吗?!不大可能吧。)
    陈石星背起古琴立即向站在门外那两个客人冲去,喝道:你们才是骗子,你还不还我
的宝刀?
    那虬髯汉子本来想和陈石星动手的,抬眼看见单独坐在靠窗那边座上的龙秀才似笑非笑
的盯着他。
    虬髯汉子心头一凛,慌忙上马,叫道:这小子穷得发了疯了,咱们不能称疯子计较,
走吧,走吧!那短小精悍的汉子接连两次吃了陈石星的亏,更是害怕陈石星跑来和他拼
命,用不着虬髯汉子提醒,早已跨上马背,跑在前头了。
    那军官看见这凶恶的小贼跑得远了,惊魂稍定,方才松了口气,拍案骂道:岂有
此理,当真是无法无天!哼,我马上回衙发兵追他,看他能够跑到哪里?他说是
,两条腿还在发抖,生怕陈石星还会回来,哪敢出去?
    陈石星的轻功不过比普遍的壮汉跑得快些,焉能追得上骏马?追到郊外,那两人两骑早
已连影子也看不见了。陈石星泄了气,看来我是给冤枉定了,如今又得罪了那个什么守备
老爷,他若当真带领兵马跑来捉我,可是不好对付。当下只好不走官道,往山上跑。
    幸好并没追兵,陈石星兼程赶路,离开这个小镇越来越远,天色也越来越暗。不知不觉
又是一个白天过去,黑夜来临。陈石星喝的一碗肉汤,吃的一条鸡腿,早已化为乌有,肚子
又饿起来。陈石星定了定神,暗自后悔,想道:那个姓龙的秀才倒是个好人,他是诚心和
我交朋友的。我不该把他给我的一锭银子也都扔掉。身上一个钱也没有,我怎能走到石林?
要我弹琴给些俗人来听,那我宁愿饿死。天色已黑,陈石星亦疲倦不堪,便在树林里选一
棵枝繁叶茂,可以遮蔽风雨的大树,躺下来歇息。
    肚子饿得越发难受,陈石星心头苦笑:莫说走到石林,要是没有东西填塞肚子,再过
两个时辰,恐怕我就走不动了,唉,大仇未报,难道我竟然就这样胡里胡涂的饿死异乡?
一阵风吹来!饿得发软的陈石星不由得打一个寒颤。
    幸亏他随身携带的火石昨晚没给那个贼人顺手牵羊拿去,陈石星拾了一些枯枝败叶,擦
燃火石,烧起一堆簧火。忽地眼睛一亮,发现地上似有什么物事,扒开泥土一看,找到几个
山药蛋(一种野生薯类)。
    陈石星挖了这几个山药蛋,当真欢喜得如同拾到了宝贝,天无绝人之路,最少我不会
今天饿死了!烧熟山药蛋,吃下肚子,精神一振。
    可是今后怎么办呢?难道就躲在荒山野岭里做个野人,靠山药蛋充饥么?陈石星越想越
是烦恼,拿出古琴,在大树底下弹起来。不知不觉弹的正是他和爷爷诀别之时弹的那半曲广
陵散。
    想起爷爷的惨死,爷爷生前珍惜如命的这张古琴,自己几乎都保不住。除石星不禁悲从
中来,难以断绝。满腹凄凉情绪,尽都付托哀弦,借这琴声倾吐。
    忽听得有人赞道:弹的好琴。陈石星吃一惊,跳起来看,只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
了四个人、站在那棵大树底下。
    前面两个老头,相貌非常怪异。两个老头长得一模一样,肤色却是刚好相反。一个穿着
白衣,一个穿着黑衣,白衣老者肌肤如雪,黑衣老者肤色如墨,和他们的衣裳颜色正好相
配,一黑一白,相映成趣。两个老头都是卷发深目、湛蓝的眼珠。一看就知,倘若不是西域
的胡人,就一定是外国人了。这两个老头手上都拿着一根发绿色光华的拐杖,也不知是什么
东西做的。


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● 中华义门陈联谊总会回归庄分会(地址: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)●

    ● 会长:陈云明 手机18995749555       陈氏乐园网 站长:陈得亲| 站务交谈 | ●

Copyright ©2022   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|燕窝 版权所有 © 2005-2022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