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时间是: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连载>> 连载专栏>> 文章列表

【连载】一代琴师—陈石星传奇【第三回】

作者:陈光银   发布时间:2011-04-18 22:07:34   浏览次数:12437
陈氏乐园网一群【陈氏乐园网一群】 陈氏乐园网二群【陈氏乐园网QQ二群】 回归庄宗亲专属群 回归庄陈氏宗亲专属群
第三回 惆怅故国劳梦想 何堪良友隔幽冥
 
    爷爷死了,爷爷要他看护的云大侠也死了。陈石星呆呆的望着倒在他身边的两具尸体,
好像在做着无休无止的恶梦,如今还在恶梦之中。如同没有人把舵的一叶孤舟,陈石星六神
无主,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害怕,什么是伤心,心中但觉一片茫然,要哭,却是哭不出来。本
来是爷爷要他救云浩的性命的,想不到最后却是云浩为了救他,牺牲了自己的性命!这位名
震江湖的大侠,为了他,一个山沟内的穷孩子,舍弃了自己的性命,连谁是谋杀他的主凶,
都不知道。临死之前,只能把他——一个刚刚相识的大孩子——当成唯一可以信赖的朋友!
唉,他恐怕是死也不能瞑目吧?
    爷爷,你要我做的事情我没做到,我辜负了你的期望了。爷爷,你骂我吧,你打我
吧!陈石星抱着爷爷的尸体摇了又摇。声音嘶哑的在叫。可怜他的爷爷如何还能开口骂
他?
    忽听得啪啪一声轻响,一件东西掉在地上。原来是一本琴谱,他的爷爷珍藏的那本
《广陵散》琴谱。
    陈石星茫然的拾起琴谱,翻了几页,说道““爷爷这就是你最宝贵的琴谱,只教了我半
阙的广陵敬,如今我就要和你分手了,再也没人教我弹琴了。我知道你虽然不肯教我后半
阙,但要是广陵散失传,你是死也不能瞑目的。爷爷,让我给你弹奏最后一曲,就拿这后半
阙广陵散为你送行吧!他理好琴弦,把《广陵散》琴曲的后半部翻开,按谱弹奏起来。
    爷爷没有教过他,但此际,他伤心到了极点、心中充满悲苦之请,和琴曲所要表达的感
情却是完全一致!
    琴声宛如三峡猿啼,宛如绞人夜泣,宛如老母倚闾,盼望出征儿子的归来,却不知儿子
已经成了无定河边的枯骨;宛如楼头怨妇,侮教夫婿觅封侯,却不知自己挚爱的丈夫,早已
是贪新忘旧。宛如刑场诀别,好友生离,宛如慈母弃养,树欲静而风不止……
    无师自通,这恐怕是他有生以来,弹得最好的一曲了。但假如他爷爷还在的话,却不知
是称赞他还是责备他了。如此悲苦的情怀,和一个不过十五六岁,好像春花初放的少年,是
多么不相称啊!他弹得如此感人,以至一个闯进这间密室的不速之客也听得呆了。而陈石星
沉浸在自己弹奏出来的哀伤曲调之中,竟也不知业已有人来到。
    直到他弹出了最后一个音符,五弦一划的断了一根琴弦,抬起头来,方始发现一
个虬髯如戟的大汉站在他的面前。
    一个恶梦连着一个恶梦,这个不速之客竟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一柱擎天雷震岳!陈
石星呆了一呆,蓦地想起了云浩临死之前对他所说的话,这个一柱攀天很可能就是串同
贼人,谋害他的爷爷和云大侠的幕后凶手。
    他来做什么?莫非他不知道云大侠已死,是要来杀害他的?他能够放过我吗?这刹那
间,陈石星浊气上涌,几乎就要叫出来:好呀,你这假仁假义的大侠,你害了我的爷爷还
不够,害了云大侠还不够,你来杀了我吧,杀了我吧!可是也不知是由于伤心到了极点,
还是由于恐惧到了极点,就像是在做着恶梦,喉头阻塞,张开了口,想叫,但却发不出声
音!一柱擎天雷震岳也像是置身恶梦之中,蓦然惊醒,呆呆看着倒在地上的三具尸体,
呆呆的看着陈石星,死掉的三个人,他认识陈琴翁,也认识刚才被云浩杀掉的那个贼,胡老
三,就是不认识云浩。
    半晌,雷震岳似乎心神稍定,茫然的目光从倒在地上的云浩转移到站在他面前的石星身
上,颤声问道:你的爷爷死了?
    陈石星没有回答。雷震岳从他的目光中可以感觉到他对自己的仇恨。
    一股寒意直透心头,雷震岳又是难过,又是伤心,我应不应该和这孩子说呢?他迟
疑半刻,终于没说,却再问道:这人是云大侠么?他怎么死的?
    陈石星终于忍耐不住,爆发出来:云大侠怎死的,你自己应该知道!雷震岳虎目蕴
泪,蓦地的一拳,自己在自己的胸口重重打了一拳,叫道:云大侠,我对不住你,
我来迟了!琴翁,琴翁,这着棋我下错了,我不该让你回来!唉,说什么庇尽桃源避秦客,
我连自己最好的老朋友也不能庇护!
    猫哭老鼠假慈悲!陈石星心里在骂。只见雷震岳缓缓的走到他爷爷身边,弯下了
腰,看样子像是要把他的爷爷抱起来。
    别碰我的爷爷!陈石星明知雷震岳只要伸出一根指头就可以将他杀掉,却不知哪儿
来的勇气,就是不许雷震岳碰一碰他所爱的爷爷。
    一柱擎天在武林中是何等威望,平时只有他发号施令,别人不敢道半个字,
几曾受过人家如此呼喝?但此际地却好像被陈石星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神色唬住了,他苦笑
着把手缩回,退回两步。
    孩子,你一定以为你的爷爷是我害死的吧?一柱擎天雷震岳苦笑说道。陈石星怒目
而视,冷冷说道:你用不着向我分辩,要是你没有做过亏心的事,你也大可以不必心
慌!
    雷震岳道:你是不是要给你爷爷报仇?
    陈石星拼着豁出去,挺出胸膛说道:不错,我发誓给爷爷报仇,你倘若怕我报仇,赶
快杀我灭口,否则——”
    否则怎样?雷震岳心中隐隐作痛,但在难过之中,却又好像颇为欣赏这个并不
怕死的孩子。
    否则,我誓必练好武功,总有一天,我要手刃害死我的爷爷和云大侠的那个奸人!
陈石星道。雷震岳似乎想说什么,却又迟迟不能出之于口。过了好一会,说道:好,但愿
你能如愿,我不分辩,你要把我当作仇人尽管把我当作仇人。不过你要杀我可没那么容易,
所以必须如你所说,用心去练武功。唉——”
    从口气听来,他应该是还有一些话要说的,却突然停下了,看神情,似乎是在竖起耳朵
凝神静听什么。
    不错,他是听见了,他听见远处传来的一声长啸。陈家在七星岩后面的一座山峰,这声
长啸正是从七星岩那个方向传来的。
    啸声宛若龙吟虎啸,越过山头,飞过漓江,穿门入户,送进一柱擎天的耳朵。
    可是从那么远的地方传来,也只有像雷震岳这样练过听声辨器、具有深湛内功的人才听
得见,陈石星只能从他神色不定的脸上,猜度他是听见了什么奇怪的声音。
    这啸声的确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但对他来说,这啸声却并不陌生。
    一柱擎天心中是又喜又惊:这不是单拔群的狮子吼功吗?我还以为他不来了呢?
但这啸声何以再衰三竭,以他的功力似乎不该如此?啊呀,不好,单大哥恐怕是受了伤
了!
    心念未已,又听得有好儿个人的轰笑之声,就在陈家屋后不很远的地方,那些人的脚步
声也听得见了,正是向着陈家跑来。雷震岳虎目一睁,变了面色,倏的就跑了出去。
    雷震岳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,把陈石星吓了一跳。他固然松了口气,却也是他始料之所
不及。
    他以为雷震岳绝不会放过他的,叫他练好武功报仇,不过是说的反话,好像猫儿戏弄捉
到口边的老鼠而已。谁知雷震岳却忽然跑了。
    是他听到了有本领比他更高的对头来了,才急不及待的逃走么,但倘若他要杀死我,
易如反掌,也不争在这片刻,何不杀了我才跑?陈石星百思不得其解,倒是为雷震岳这样
轻易的放过他而胡涂了。
    没有多久,他也听得见屋子后面那些人的声音了。
    最刺耳的是一个宛如金属交击的笑声,这正是上半夜闯入他的家中,搜索云大侠的那伙
人的大哥的笑声。
    随的听得雷震岳的声音说道:我已经去仔细搜查过了,陈琴翁已经死掉,但却没有云
浩,也没有你们的胡老三!
    雷震岳的声音也听得很清楚,但那些人的说话他却听不见,只听得他们的大笑声,陈石
星哪会知道,雷震岳是特地用传音人密的功夫让他听得见的。
    先入为主,他的心里充满了对雷震岳的仇恨,当然也不会想到这是雷震岳为他消饵一场
灾祸,引开那一班人。
    哼,果然不出云大侠所料,这个一柱擎天当真是和打死爷爷的这些贼人勾结,他们如
此亲热,看来交情还真的不浅呢!陈石星心想。
    那个大哥不知说了些什么,只听得雷震岳说道:如此说来,单拔群已是着了你们
的道儿了?那你们还怕他做什么?嘿嘿,你们怕他临死反啮?好,我和你们一起回去吧,做
事还是小心一点的好,别让他像云浩一样,也不知是不是给别人救了去。就是死了,咱们也
得找着了他的尸体才能放心!
    听到这里,后面的话就听不见了,此时已是将近四更时分,万籁俱寂,唯闻墙角虫声。
    一柱擎天好狠毒的心肠!陈石星暗自想道:那个姓单的人不知是什么人,但既然
是给这班贼人所害,想必该是真正的侠士。唔,听一柱擎天的口气,说不定他还是云大侠的
朋友呢。一柱擎天真是可恨,居然还要将他毁尸灭迹。
    但陈石星自己的事情已是够他烦恼,他也没有本领再去理会别人的事情。他定了定神,
想起了爷爷和云浩的吩咐,必须在天亮之前离家了。
    当务之急,是要让爷爷人土为安。陈石星想道:爷爷最喜欢七星岩,我应该把爷
爷葬在七星岩下。
    但还有云浩呢,他可不能负着两具尸体出门。要是先把云浩埋葬,只怕时间又来不及。
    他想起了云浩的吩咐,跪下来向云浩磕了个头,说道:云大侠,请原谅我把你的尸体
火化,我要把你的骨灰送回家中,亲手交给你的女儿。他把云浩的尸体火化之后,将骨灰
盛在一个坛子里,负起爷爷,便即从地道的另一方出口离家。暗室里的火头他并没扑灭,他
是按照爷爷的吩咐,亲手烧毁了自己所爱的家。


1 2 3 4 5 下一页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● 中华义门陈联谊总会回归庄分会(地址: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)●

    ● 会长:陈云明 手机18995749555       陈氏乐园网 站长:陈得亲| 站务交谈 | ●

Copyright ©2021   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|燕窝 版权所有 © 2005-2021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